非我电子烟加盟店,电子烟暴利生意火爆,1个月2000个意向加盟

电子烟暴利生意疯狂扩张,1个月2000个意向加盟

悦刻上市后,电子烟加盟开始炸了。

一位加盟商告诉Pencil,他2年前观察这个行业,但他不敢加盟,即使政府有一天下令关闭它。但是悦刻公开之后,他就不再害怕了。

悦刻 给了市场2 积极的信号:1. 可以很赚钱; 2. 政策可能不是问题。

一位电子烟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加盟商的数量一直在增加。 “现在我每个月可以收到超过 2,000 个加盟 申请。”

电子烟行业似乎迎来了新一轮的投融资潮。 “过去一段时间,投资者排队联系我们。我说话的时候,每次都应该准确到分钟。”一位企业家透露。

然而,就在此时,电子烟industry再次遭遇“核弹级坏消息”。 3月22日,多部门联合起草的《征求意见稿》发布,表明电子烟极有可能参照传统烟草的相关规定进行管理。消息传出后,悦刻母公司五信科技当日股价暴跌47.58%,思美国际暴跌27.22%。

一阵雾蒙蒙的风,电子烟学员再次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准备再次穿越迷雾。

“核弹级别差”?

电子烟工业界正遭遇“核弹级坏消息”。

3月22日,为加强对电子烟等烟草新产品的监管,工信部与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了《修改决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意见稿》提出电子烟等新型烟草产品将按照《实施条例》中卷烟相关规定执行,将大大提高电子烟的监管效率,有效监管电子烟的生产经营活动,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虚假广告等问题,有效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如果“征求意见稿”通过,则意味着电子烟将被纳入烟草范围。

“核弹级坏消息”的威力可见一斑。消息一出,美股上市公司五芯科技的悦刻母公司股价盘前大跌。截至美国时间3月22日收市,雾芯科技暴跌47.58%,市值158.440亿美元,市值蒸发近千亿元过夜。可以说,真是“一刀两断”。此外,港股电子烟酒精思摩国际亦于收盘时暴跌27.22%。

在强监管的影响下,电子烟这个利润丰厚的生意,似乎已经走到了决定生存的悬崖边上。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电子烟品牌创始人张元(化名)对Pencil表示,“其实之前大家都在等‘靴子’落地,现在终于政策来了。”

不过,在张远看来,加强对电子烟的监管是好事。 “电子烟这个行业很新,需要约束,如果野蛮发展,可能会影响整个行业的未来。”

但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监管机构的举动并不是要全面封锁电子烟工业。 “这个政策的出台,显然是为了政府管控行业,让电子烟行业稳健发展。”

对于乐观主义者来说,这表明电子烟 具有合法地位。 “首先,这个政策到底能不能执行还不确定。事实上,《意见稿》说的是’参考’,而不是’根据’。”业内人士表示。

“电子烟工业将被监管,会参考,但不会遵守有关卷烟的相关规定。”中国电子商会会长欧俊彪电子烟工业委员会表示,在欧俊彪看来,新闻应该从正面看。监枪,市场上三无产品消失了,让正规军更好的成长。 “价格从来都不是问题,只要监管部门给身份证就是好事。”

乐观的电子烟从业者很多。 “我觉得这对品牌来说是件好事。《意见稿》谈了监管,但并没有说电子烟是被禁止的。” 电子烟品牌亿雾EVOVE的投资人、联合创始人李欧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短期来看,对于尚未入驻的品牌来说是个坏消息,但对现有品牌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另外电子烟创业者认为,《意见稿》的短期影响是电子烟线下渠道将快速扩张,销售终端将更加规范。长期影响是电子烟的开发、生产、销售、等待将更加规范。

“靴子”还没有落地。对于电子烟行业来说,目前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法规进一步细化,这样命运才能明朗。

暗潮流过的通道尽头

政策的实施意味着野蛮扩张的结束?不确定。 “其实,现在是监管的时候了,因为这个行业之前一直在大潮之下流淌。”张远说。

特别是在电子烟 频道方面。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对于电子烟行业来说,是强劲反弹的一年。在营销策略层出不穷的同时,线下渠道也遍地开花。

“该品牌的加盟商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一直在增加非我电子烟加盟店,现在我每个月可以收到超过2000个加盟申请。” 电子烟品牌vitavp只有其创始人刘东元对铅笔说。

刘东元解释说,2020年市场特殊情况下,很多行业门槛变得非常高,动态销售不理想,亏损概率非常高。 “这时候发展情况比较好,可以很快收回成本,经营风险也比较小,可能是电子烟。”

不可否认,国内最大的电子雾化品牌悦刻在美国上市,进一步提振了行业。继往开来,悦刻加盟店在国内司法题材电视剧《巡查队》中屡屡“闪现”,也让不少人看到了“希望”。

悦刻的上市真的打消了加盟商的很多顾虑。一个电子烟品牌的加盟商赵毅(化名)从2019年初就开始关注这个行业,那个时候电子烟浪潮方兴未艾,还没有从风口跌落到谷底。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电子烟员工人数突破200万,年销售额突破337亿元,出口总额接近300亿元。

“虽然我当时有加盟的想法,但我不敢去实施,我不能保证有一天海关会关闭。”赵毅说:“但我不怕看到悦刻可以上市。”

在他看来,当卖不允许在线时,线下渠道是有希望的。今年春节过后,赵毅立马加盟得到了一定的电子烟品牌。开业以来,商场柜台前的消费者络绎不绝。短短一个月,店内销量就达到了5万到6万。今年,赵毅计划再开至少两家加盟店。

过去一段时间,电子烟的下线加盟并没有降温。比如郑州某品牌的渠道会议活动,参观人数超过1000人。不仅卖出了500多款新品样品,吸还吸引了40多位有兴趣开店的人,其中包括3、4个省代理,已经支付超过100万.

如果卖这个小家庭多是个人,自己守着店铺,每个月赚一些“口粮钱”,那么超级顾客就是“正规军”,往往由公司经营。一个超级顾客往往能开上百家店,总和不低于卖家。据电商在线报道,一位“超级顾客”于2020年加入悦刻,一年内在全国多个省份开设了100多家门店。他们有一套特殊的数据分析系统。一旦哪个省市符合条件,公司总部就会派人占领该据点。

在几百米内的大街上,悦刻、yooz、雪家、MOTI、威塔等品牌汇聚在一起并不罕见。以北京为例。在市区的商场、小区的超市、便利店几乎都能看到电子烟加盟店。在北京西六环的一家中型商场里,有2家悦刻加盟店,1家悦刻店中店,还有1家紧邻悦刻,而这些店铺才刚开始进入2020年下半年。

微商大军也没有放过电子烟。 “二,地址xxx”“今天发帖。”只需几句话,就可以完成一笔隐藏在微信聊天中的电子烟在线卖卖交易。网线另一端的消费者只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就能收到包装严密的快递。快递单上没有“电子烟”。

这些微商s自称有正品低价货源,纷纷转战抖音、快手、QQ等平台拉新,将用户导入微信完成销售。没有任何费用。每卖订单电子烟,他们可以获得10-30元不等的回报。

疯狂扩张背后的推动力

二级市场,电子烟成为继茅台之后的下一个创富方式。 1月20日,中国电子烟品牌悦刻的母公司五芯科技在纽交所上市。首日涨幅达145.92%,市值458亿美元,近3000亿元。取得这样成绩的悦刻,刚成立三年。

吸引加盟商与微商无非就是“赚钱”二字。

根据CIC报告数据,2016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为6亿美元,2019年增长至15亿美元,预计2023年将达到11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 6 5.9%。

2020年电子烟市场在中国的用户规模约为300万至500万,约占中国烟民总数的1%。这意味着电子烟市场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不管怎么看,电子烟似乎都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好生意”。对于加盟商者,电子烟的利润率是多少?

媒体很早就进行了调查。 “一发二弹”配置的悦刻代电子烟套装售价仅为70元,但终端售价可达299元;而1盒3颗陶瓷雾化芯烟弹的成本价为30元,零售价为99元,高出三倍多。

对于加盟商来说,开店的成本主要是租金。 “装修需要加1万元,不包括房租和装修,几万元就够了。初次购买需要3万元,人工费大概6000元/月底薪+提成。”赵毅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电子烟回本快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的高利润率。从销售额来看,烟杆的利润率为50%,烟弹为40%。以上海为例,上海有1100多家电子烟门店,其中30%通过线下门店实现盈利,60%也通过线下门店+微商渠道实现盈利。

加盟商的暴涨和暴利,离不开品牌推广。 2019年11月1日,电子烟网络销售禁令发布,行业如泼冷水。线上禁售给了电子烟企业致命一击,但同时电子烟线下渠道也成为了玩家的必经之路。

谁拥有线下商店,谁就拥有护城河。 2019年底,电子烟品牌芭德投入3亿元补贴启动“千城万店计划”。 悦刻很快制定了“361计划”,三年内通过6亿补贴,开1万家店。

因为快速掉头和充足的资金,迅速拉开了与其他品牌的差距。成立于2018年1月至2020年前三个月,两年开店5000家(目前有近万家),快于创下两年近4000家记录的瑞幸。在悦刻2018年整体收入中,线下分销渠道占比高达60.2%。

离线原本是悦刻的长期。 “断线”后,缺乏资金支持的小品牌根本无法加入线下渠道的竞争,而悦刻则依靠强大的资金支持大力布局线下,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优势。

yooz当时也改变了原有的直销策略,计划在一年内斥资6亿元补贴开1万家门店。

随着上述主流电子烟品牌疯狂开辟线下品牌专卖shops,线下渠道的竞争日趋激烈。 电子烟品牌往往先免费开店,加盟不用付费,产品上架后,开店有补贴,加盟电子烟基本属于“零门槛”。

“现阶段90%的电子烟品牌,渠道商是最赚钱的(产业链中),大家都在抢市场的份额。”欧俊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抢到市场,品牌企业前期并不在乎亏损。

刘东元将他的加盟服务称为“保姆式”。从选址、洽谈、装修、培训、管理,一直跟随加盟商。如果加盟商是地级第一家威it专卖店,并且位于核心商圈的核心地段,那么威它会按照月租2万的产品补偿。在装修方面,为了保证维塔店的统一形象,加盟商从指定供应商处购买买家具非我电子烟加盟店,还可以获得最高5万元的产品补偿。同时,开箱还可以获得3万元开箱礼包。

“也就是说加盟商一年能省32万,基本保证加盟商一个月就能实现回报。”刘东元介绍,现在它只有近1000家专卖店和销售点。数以万计的名额,保持每天开5家新店的速度。 “即使有目前的支持,公司的盈亏仍然可以持平。”

“致富神话”还应该存在吗?

网络封锁让电子烟这个原本轻手轻脚、复制速度快的业务突然变得异常繁重。品牌需要依靠大量的线下门店来获得知名度和市场分享。

用2020年的热词来形容,就是“内卷”。

“大家去抓市场,这件事本身就是对的。如果连市场都不抓,这生意就没意思了。”刘东元说。

他不认同电子烟工业的“参与”的定义。 “应该说整个赛道的边界都拉宽了。2020年,中国电子烟产业的规模至少翻了一番。赛道拉宽之后,当然要占领新加宽的部分。” “

“一个是增量,一个是存量。当然不能用’involume’来定义。现在所有品牌都在占领新位置,然后增加新客户。”刘东元说。

根据他的观察,目前这个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发展阶段。

有几种表现形式。首先,初创品牌原本更注重品牌和渠道的两端,但今年顶级品牌将在技术研发上投入相当大的精力,电子烟品牌对于整个行业的参与程度将深入一点。

其次,很明显电子烟产品和渠道变得更加规范。 “整个行业的从业者都是高度自律的。以前,他们实际上需要对卖家进行合规教育,但现在无论加盟商是哪个品牌,他在销售过程中都非常自觉地执行规定。”

可能就是这种情况。过去一年,在各行各业线下渠道损失惨重的情况下,电子烟品牌创业者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悲惨,也没有被资本拒绝。门外。

刘东源透露,只有其已经锁定了部分新一轮融资,即将关闭。 “很长一段时间,投资者都排着队联系我们。我现在和他们谈话的时候电子烟代理,每次我都要精确到分钟,只有两个小时。”他透露了。

受到资本青睐的不只是一两个。据近期媒体报道,多位电子烟品牌创始人透露,在过去几个月里,不止一家投资机构向他们伸出橄榄枝。不仅仅是VC,Pencil Road表示电子烟加盟,今年很多上市公司和非VC机构再次关注这个行业。

然而,现在看来,可能已经诞生的新一波投资热潮即将受到不确定的政策因素的影响。

虽然业内多数人看好,但近期的“征求意见稿”还是给电子烟两狂奔的气氛泼了一盆冷水。

有些人担心过去的巨额利润可能不复存在。因为如果被纳入专卖系统,和传统烟草一样,电子烟重税将是必然趋势。一位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如果对烟草征税,税率至少会上升到36%。

不过电子烟招商,在政策下,电子烟brands还是会有对策的,比如降低代理商的利润率。未来代理商人各级的巨额利润是否还会存在,谁也不知道。

或许在“致富神话”破灭后,对于行业来说,利大于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招商加盟代理网 » 非我电子烟加盟店,电子烟暴利生意火爆,1个月2000个意向加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代理招商加盟网

电子烟代理电子烟加盟